泑離

德哈| 杯林(三)(四)

(三)

1999年12月24日
9:11



对视。

Harry不明白,自己是着魔了么?

他翘掉了黑魔法防御课 只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连续很多天 没有看见那个少年了。更多时候他只来得及看见一抹淡金,就好像是当初灰蓝色眼眸在他生命中不经意的出现,却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以说成是果不其然么?



在黑湖边看到了他。





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起这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比自己高了很多的大男孩,
打量起这个在大战中伤得最深、抱怨最少的大男孩,
打量起这个从初见面的握手之后就不断找自己麻烦、以烦他气他为乐的大男孩。


现在他似是睡着了,蹙起好看的眉头,眉梢是浓浓的倦意。

他怎么从没发现有人睡着了也能这么好看呢?
他怎么从没发现睡着还能这么好看的人居然是他的死对头呢?




真是讨厌的家伙。
切,冤家。

……


大战过后,大家都放下了心中的隐虑,恢复曾经的生活,甚至更加丰富多彩。

“就比如Ron吧,他现在一顿饭总能吃得了更多的,多到不可思议的鸡腿。”


生活改变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大家都比战时胖了。不过,这是件好事吧?一切的一切都回归正轨了。

Harry欣喜的看着事情渐渐在向好的方向改变与发展,并期待着这种改变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所有事情都在变好,不是吗?
他也几度喃喃自语,是吧,是吧。



...




可心里有个声音却在说,不是的。

唯独,唯独这个清清浅浅靠在树边的少年,

唯独他。






瘦了。

他瘦了。
跟大战时比起来差不了多少。


就算是小憩他似乎也睡的并不安稳,他调整了下坐姿,细碎的阳光便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在他身上。突如其来的光模糊了身影,铂金少年微微侧头靠在树上,Harry就站在树后偷偷打量着曾经的死对头。淡色睫毛轻颤,在眼窝下留下扇形的阴影。



他变了很多。

曾经总挂在嘴边的刻薄笑意渐渐收敛,看起来似乎是讨人喜了但Harry却感觉自己不再认识他了。

是因为讨厌曾经作为食死徒的自己么?
他变得更加孤独,宁愿躲在阴影里自舔伤口。
更像一个Malfoy,没有灵魂的Malfoy,不再是Draco了。

而他不想看到他这样。

相比而言他宁愿让Draco叫上自己一辈子的死疤头。










“你还要看多久。Potter”

猛然撞进灰蓝色中,熟悉又陌生的目光似凛冽的风又似无声的雨,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来避免直接与灰蓝色对视带来的灼伤感。有刺痛的感觉,却又带着痒,眼眶周围像是被说不上名字的小昆虫叮了一口,微微发着酸涩。这种感觉顺着自己不受控制便沸腾的血液一路汇入心脏,在他最重要的地方富有生机地跳动着、提醒着。


“怦、怦、怦、”


他感受到自己心脏在跳动,越来越快了,带动着他的思想,抽走他的理智,在他心里默念起Incendio[火焰熊熊]…….


Harry几乎能够肯定,那不再是单纯的跳动了。那更像是、更像是、


像是...

像是很多年前他看到的某个笑容...

像是Ron跟他形容过的、在他看到 Hermione 时心里的感觉...


像….很多很多,像是他喝下的一大杯潘趣酒,

像是Gryffindor公共休息室里熊熊燃烧的炉火,

像是整盒比比多味豆里他吃到过最棒的一颗,

像是魁地奇赛场上亮眼的金色,

像是在迷情剂里闻到的白麝香、黑湖边橡树下橡木苔混合着马丁尼的味道…


像是,
悸动。








像是,他。




自己这是怎么了。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越来越注意来自Malfoy的目光,突然想起当初 Professor Dumbledore在阳光微醺的午后所递来的一杯牛奶。“有兴趣暂当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么”



“不…没有。”

“孩子,别着急拒绝我,你真的不想讲一讲黑魔法防御么?大家都很期待新安排的教授,如果是你大家会很开心。”

Harry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话语最终淹没在双唇间,只发出了几个无声的音节。他恍惚了一下,时间仿佛突然倒流,战时那些从杖尖发出的可怕魔咒汇成了魔力的河流,他穿梭其中,手里捧着一杯牛奶。





“抱歉,Professor,我想我还是….我不想再为同学讲授那些了….特别..特别是那些自己不知道使用后果的咒语。”


白胡子老人微笑了,同样举起手中的牛奶。他的目光似是漫向了远方,眸中是相似的一抹金色,视线被时间模糊,隐约闪烁的画面是格里戈维奇的窗台。

“那么,有推荐的任职教授么”

…….




9:30


对视。

Harry简直是不受控制的开了口,




“你就甘愿成为一个Malfoy。”




当他情绪激动的说完这句话并反应过来时,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他和Draco非亲非故甚至连朋友都不是。


Harry默默吞下了到嘴边的责骂:

“你就甘愿被时间改变做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你就甘愿躲在黑暗里独自舔伤顾影自怜

你就甘愿一辈子背着前食死徒的名号

你就甘愿把这一切扣下然后自己承担

你就甘愿。”





Harry无措地转过身,最终只丢下了最后一句:



“你活该。”



然后是久久的沉默。

时间长到他甚至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回头去看那个家伙的反应。
可是他不能。他害怕了,他不敢。

…….


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

“Scared,Potter?”

….
怎么还是那么了解自己。

嘁。



这句话他曾经说过。
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原来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久了。

背后是那个混蛋久违的挑衅语气,一如许多年前他嬉笑着说的:“Scared,Potter?”



….
“才没有。”

“嘿,疤头。*你知道世上最长的句子是什么吗?”


“什么?”
Harry回头,突兀却又恰如其分地跌入灰蓝色眼眸里幼稚的光芒中。熟悉又自然。







“*无期徒刑。”

“什么?”

“cup lin!”





---------------------


(四)

“所以说Harry,那个Malfoy给你下了杯林咒?”
“对。”

“还是50杯!”
“对….”

“就因为你在黑湖边不小心的、极其倒霉的碰到了他在睡觉?!”
“….对”

“那你知道他下的是什么内容的咒么?!?”
“….”

“知道…被下咒的人能看到自己被下的咒的内容,但不会知道是谁给自己下的咒...”
“可是你看到是Malfoy给你下的咒了啊?!?!”
“嗯...”

“那就是说,只要你再给Malfoy下一个同样内容的咒,你身上的咒就能解了,顺便还能让他自尝苦果”
“….”

“ ‘发现给你下咒的人,给他下 他之前给你下的咒 的内容,那之前个给你下咒的人就会承受他所给你下的杯子数量。并且无法摆脱。’ 杯林咒的原文是这么说的。”

“So,你还在犹豫什么Harry?!给他下反咒啊!!!”
“….”
“如果真的有用Filch就会直接给George下反咒了。毕竟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杯林咒是George下的。”


“Hermione!你怎么来了?”
“我再不来Harry就要被你噎死了。”

Ron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你说是吧,Harry?”

“…Harry?”



“Ron,我后悔了。”

“?”

“他还是别叫我疤头的好。”

那是从未在Harry脸上出现过的神情。
他向梅林发誓。






他的老友红透了脸。
---------------------

21:00

“嘿,听说过杯林么?”

“没有啊,那你听说过不可饶恕咒嘛?”

“也没有啊,那我建议你去看看Harry身后跟的50个杯子啦”

“你问我为什么?”

“噢。那可是Malfoy下的。”


对啊。那可是无期徒刑。




23:30

“杯林是种神奇的咒语。”
“今天把所有人召集来也是这个目的,”
“既然它已经在同学中传开了,那就当做一个小活动吧,下面是规则:”

“被下咒的人会知道下咒者要求自己去做的事。并且身后会跟上相应的酒的数量。比如说50杯,被下咒的人身后就会跟50杯酒。”

“如果被下咒的人完成了下咒者所要求的事,那么他身后将没有该下咒者给他下的杯子啦。”
“当然杯子是可以累计的”

“以后每年的活动除了学院杯还要加上一条啦。”
“杯林日。在平安夜举行。”

“在晚会上我们会邀请身后杯子数量最少的人和最多的人共舞一曲。”
“不论是学员还是教授。”
“只要在这个城堡里的人都算数。”

“还有啊,杯子数量最多的人可是要喝完自己身后的酒的”

“放心,杯林咒中酒都是度数很低的果酒啦。”
“所有人身后的杯子数量将在这天晚会结束后清空,开始新一轮的活动。”



白胡子老者微笑扫视全场,发现只有....Professor Snape身后没有杯子…

谁身后杯子最多呢?


...


“那么就有请吧,有请Severus Snape和Argus Filch共同演绎第一支舞”




“Snape和Filch!?!我的天哪!!!”
“George!你干的太棒了!”
“真的没有人敢给Snape下咒啊”


Harry闻言抬头,却发现Professor Snape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很明显的在瞪着自己。

“瞧啊,Harry,Snape那表情像是要吃了你!”
不..Ron...我想他只是不希望我看而已吧?





Harry放任自己沉浸在缓缓响起的舞曲中,却又禁锢着自己忍不住向台上望去的目光。
就看一眼,我就看一眼。
他偷偷睁开眼睛向台上瞄去,目光只来得及触及黑色的袍子———


“哦———对了,我忘记说了。”




白胡子老人远远的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杯林是有反咒的哦。Harry。”

“那么,”







“圣诞快乐。”




*你知道世界上最长的句子是什么吗?
What’s the longest sentence in the world?

*无期徒刑。
Prison for life.


注:“sentence”既有“句子”的意思,也有“刑期”的含义。


______TBC_______




抱歉之前拖的太久
大粗长啦





评论

热度(13)